烟斗界 - 烟斗爱好者之家! 烟斗界官方QQ群:423225050

QQ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Charatan往事旧忆及年代标志:女斗客与Charatan烟斗的故事

Charatan往事旧忆及年代标志:女斗客与Charatan烟斗的故事

  • 2015-11-20 15:31:44
  • 作者:Ivy Ryan 摇头译|
  • 来源: 本站原创 |
  • 人气

往事旧忆Charatan 摇头注:这是一篇广为流传的有关Charatan的回忆文章,作者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性斗客Ivy Ryan,她根据自己过去与Charatan烟斗、商店和工厂之间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叙述了她眼中的Charatan及其变迁。


虽然其中的某些观点因个人好恶和经历显得有些狭隘甚至极端,或有些看法受她本人当时对烟斗认知的局限而值得商榷,或有些判断因受强烈的情绪影响而过于主观,该文仍不失为一篇可读性较强的有关烟斗历史的文章,它从一个侧面以一个女性Charatan爱好者的视角反映了当时烟斗工业在英伦的发展,以及Charatan烟斗王国的崛起和没落,并涉及Charatan烟斗的年份判断,值得斗友们尤其是Charatan爱好者一读。

之前在网上见过部分片段的翻译,但没有完整的中文版,俺乘着间隙作了全文翻译。鉴于对原文中的很多行业术语和一些特别用词翻译得不一定准确,且翻译过程比较匆忙也没时间进行精细校对,一定有不少错误和遗漏,希望大家一起来修正。
----------------------------------------------------------------------------------------------------------
Charatan往事旧忆及年代标志
By Ivy Ryan

我1963年加入妇女战时工作团,并于1963年末~1964年初在蒙茅斯堡参加集训。我先后在妇女战时工作团和常规部队(妇女战时工作团关闭后)度过了20个春秋。以前我从不抽烟,虽然我的父母都是烟民,父亲在我出生前还是个斗客。自从我被派往蒙默思郡的兵营后,事情发生了改变。那里的女孩都抽烟,由于我非常讨厌香烟的味道,于是决定以毒攻毒。我随即咨询Eatontown News and Smokes有关女人抽雪茄的事,这是一个由好心的意大利老人Luigi经营的机构,他显然误会了我的用意,他说:女人不该抽雪茄更别提抽烟斗,当然现在是60年代,如果你要买一只烟斗学着抽那是你自己的事。我的第一只烟斗是GBD苹果斗,有着美丽的鸟眼。虽然我个子不算矮小,这只烟斗对于我来说还是显得有点大,但真的非常漂亮。

我的第二只斗是Dunhill的3号斗Bruyere,是在集训结束后奖励我自己的毕业礼物,不幸的是在迪克斯堡时被我烧穿了,这让我很沮丧。此时我即将赴纽约去接受在土耳其工作的委任,我决定去店里试着要求店员帮我换一只新苹果斗,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临走时店员反复叮嘱:告诉你男友别抽得太猛。这只斗非常好抽,可惜在去伦敦的途中又被我烧穿了。我在伦敦休了一周的假,借机带着被烧坏的斗去Dunhill总店要求更换,但这次被拒绝了,店员说:Dunhill的斗只能更换1次,显然你不是一个适合用Dunhill烟斗的人。可以想象这话让我愤怒异常,扔下烟斗转身而去。

为了重新再买一只属于我自己的烟斗,我在电话黄页上寻找酒店附近的烟斗店,发现附近的Prescott Street上有一家Charatan烟斗店,于是我就去了。当时,我对烟斗的认知还仅仅停留在GBD和那只破烂的Dunhill烟斗上,对Charatan的历史一无所知,只想得到一只烟斗而已。

我造访了这家烟斗店想看个究竟,没想到却是一个烟斗加工厂。接待我的人非常友好,有着典型的英国绅士风度。我说了我的故事和在Dunhill吵架的事,他认为这样做生意不太好,并说Charatan的宗旨是始终为客户服务。随后带我参观了工厂并挑选了一只斗给我,我看到了整个烟斗加工过程,从木头烘干到车削加工。车间里有很多工人在干活,看到一只只漂亮的烟斗从他们手里诞生,让我惊诧不已,至今仍记忆深刻。他们说:如果一只烟斗不能做到完美,那它只能是粗糙的Belvedere或是生火木头。
那天晚上我买了一只Charatan烟斗并保留至今,它很像我那只GBD斗有点大,但从没有被烧穿过。这只斗的斗柄曾被摔裂,后用银圈修复完好。从此以后,我养成了去伦敦休假的习惯,并每次都会去买一只Charatan斗。同时我也有机会常在酒吧里与下班的工人聊天,我们谈烟斗、谈军队(大部分工人曾参加过二战)和谈哲学,他们都奉崇“好工作换来好生活”的理念,其中有些年长技师的收入是颇丰厚的,当时美元还是银币也没有通货膨胀。他们都坚信Charatan的声誉是建立在上乘的品质之上。我非常希望我还能记住他们的名字,使得这些还依稀浮现的脸孔能对上号,可惜我已记不太清了,也没有再去查实。我非常享受与工人们谈天说地的美好时光和那些话题。

忽然想起曾聊过的一个话题,是有关烟斗技师的分级,这与烟斗的分级无关,而是关于制作工艺的。根据Charatan技师的说法,分级如下:

一类(顶级):烟斗的所有部件全手工制作(使用工具包括磨具、夹具和钻床等),烟斗从头到尾由一个技师完成,没有补土或凹陷等瑕疵,完美的木纹。当时只有Charatan是属于一类,现在很多技师也属于一类,如Bo Nordh、David Jones和Mark Tinsky等。
二类:烟斗的生产由一支团队协作完成,而不是由一个人独立制作。二类烟斗可以有极细微凹陷但绝不容许有补土,Ser Jacopo, Don Carlos, Caminetto和大部分意大利生产厂家属于二类。
三类:用机械加工成烟斗初型,然后手工打磨。自己加工烟嘴和饰圈,通常也是由几个人协作完成,过渡期前的Barlings,早期的Comoys和GBD都属于这类,木纹不是最重要(当然越漂亮越好),但是不容许有补土和凹陷。
四类:用机械加工斗身,但自己制作斗嘴和上色,通常他们从其它生产商购买斗钵,也不容许有补土和凹陷,但加工时不考虑木纹的设计走向。Dunhill应该属于四类,虽然Dunhill一直宣称自己烟斗品质完美,事实上他们对于质量并不过分挑剔,喷砂工艺掩盖了所有缺陷。
五类及以下:这些我们没有讨论太多,因为它们物非所值。这些烟斗或有补土或有凹陷,外观廉价工艺粗糙,如Kaywoodie, Medico, Dr. Grabow, Peterson等都属于这类。现在,有些低级别的生产商也可以生产高端烟斗,但这并非他们强项。当然,他们非常热衷于能把烟斗做到他们能达到的最高水准,一个典型的低级别生产商制作高端烟斗的例子,就是我丈夫那把Peterson的Gold Spigot,没有补土,木纹完美,作制精良。绝对是五类烟斗厂生产的二类烟斗。

自从1964年4月买了第一只Charatan斗后,Charatan’s Make就成了我最钟爱的品牌。1964至1973年期间,每当我接受任命奔赴新的岗位,我都会在伦敦作短暂停留并拜访Charatan的烟斗店和工厂。我尽可能不去打扰工人们的工作,只有在他们停下手中的活小憩片刻时,才不失时机地询问一些有关质量的问题。记得有一次,一个叫Auld Eddy的年长技师坐在那里,一手拿着工具一手拿着烟斗(是他以前当学徒毕业时的作品,抽了有50年,烟斗极其漂亮),言辞激烈地批评竞争对手的烟斗是“廉价和粗俗不堪的破烂”,把包括Dunhill, Comoy, Barling在内的其它品牌烟斗说得一无是处。他不屑于Dunhill从其它斗厂买来斗钵并打上自己品牌的运作模式。尤其令他感到憎恶是,Dunhill到处标榜只采购“A级和AA级”木料的,“其实我们都知道Dunhill只关心固定规格的斗钵形状和尺寸,他们从不在乎木纹,因为经喷砂处理后木纹已变得毫无价值”。
一次他告诉我,当他还是个初级学徒的时候(1910年左右),那时他的工作只是在“老店”(猜测是Charatan的第一家店)清洗和摆放木料,他被Charatan先生带到皇宫帮助装卸货物,看到Charatan先生正在给国王展示烟斗并作挑选,最终国王收下了几乎所有的烟斗,因为这些烟斗都制作得极其精美无法取舍。他领悟到“只要能做出最好的产品,就能得到最好的回报,并下决心成为Charatan门下最好的技师,现在我做到了”。那次谈话约是1967年年中,我推测他应该从1908年就开始为Charatan干活。

Charatan’s Make开创于1863年,创始人Frederick Charatan是来自俄罗斯的移民,1910年他退休后,由他儿子Reuben接管经营Charatan,在Reuben死后他妻子不得不卖掉了公司。自他们开始制作石楠烟斗算起,Charatan家族经营烟斗业务已有97个年头,1960年之前Charatan全部归他们家族所有。他们宣称Charatan’s Make是顶级烟斗的标志,对于我们这些斗客来说,也确实如此。有一种说法,在60年代
包括Dunhill, Comoy, Barling在内的其它烟斗生产商只注重烟斗造型的完美,而忽略木纹;但Charatan更注重纹理的完美表达,而不过分刻意烟斗的造型。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Charatan的技师们始终倾其心力追求石楠纹理的极至表现。

当时Charatan烟斗的制作方式与其它烟斗厂完全不同,大部分烟斗厂都在使用各种自动设备加工烟斗成型,即所谓机制斗。Charatan自创立初,始终坚持手工制作的理念,直至位于Prescott街的工厂关闭。Charatan包装盒内的烟斗轮廓与烟斗只是大约吻合,不能保证完全一致。他们大师级的技师可以很好地复制之前的作品,但只能做到近似而不是完全一样。现在要买到这样的手工斗,只能从Mark Tinsky, David Jones, Bo Nordh等少数大师那里买到。Charatan的大师级技师甚至从不使用车床、钻床、磨床和砂轮,夹具和砂纸对他们来说足够了。

Charatan加工处理石楠木料的工艺也与其它厂家不同,采取如同英国传统优秀木工处理木料的方法,在压力下通过蒸煮把石楠中的汁液去除,然后在窑炉中进行长时间的烘干,确保最少的木料损耗,也使得木料中的孔隙全部打开,释放石楠中油性物质和汁液中的难闻气味,所有这些耗时耗力的工艺流程不是以缩短木料的处理时间为目的,而是为了完全去除木料中的汁液和各种杂质,保证烟斗在使用时的风味纯正。而大多数厂家的做法是在第一步蒸煮后,简单地置石楠木料于空气中进行风干,所以总有未除净的汁液和杂质残余散发出味道。实际上Dunhill的所谓“油处理”也是为了去除木料中的汁液和气味,可油本身的气味也会残存于木料中,当然,除极个别对气味特别敏感的人外,大部分斗客对于残存的油味不那么太在乎。

1960年Charatan被卖给了Lane公司,Lane仅引进了Double Comfor咬嘴,其它未作改动,仍然维持原来的运作模式,保留着原班人马,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65年。在1965年末,Lane发起了一系列的改变(下面会提到),这也是人们常提及的“pre-Lane”和“post-Lane”的分水岭。在1978或1979年Dunhill买下了Lane公司,这也标志着作为独立运作的Charatan’s Make时代的终结。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Charatan创造出了世界上最好的烟斗。

到了1982年Dunhill关闭了位于Prescott街的工厂,自此所有的Charatan烟斗其实是由Dunhill生产的,在1978~1982或1979~1982这一过渡期,Charatan烟斗还是产自于Prescott街的工厂,只不过打上了Dunhill定制的标符D.C,在多数情况下该时期的Charatan烟斗还是维持着原来的上乘品质。我有一个强烈的怀疑,Dunhill可能拿走最后一批Selected和Supreme级别的烟斗并打上自己的品牌,这种怀疑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我亲自看到一把标有“Great Grain”的Dunhill烟斗完全是Charatan的造型风格,对于以木纹为终极最求的Charatan来说,这种造型是很难会被误认的。

1988年之后,Charatan品牌归属于J.B. Russel公司,我不得不承认对于J.B Russel旗下的Charatan烟斗我知之甚少,也从未看到过“新”Charatan出产过中高端以上的烟斗。

Charatan烟斗的断代

Charatan烟斗断代比较困难,主要是因为Charatan的质保服务是终身延续的,不像Dunhill的烟斗为了只提供1年的质保服务在烟斗上标有清晰的时间。购买Charatan烟斗完全不用担心售后服务,一只Charatan烟斗不管多旧或被怎样粗暴地使用,一旦烟斗出了问题不能被正常使用,都可以得到替换,所以Charatan烟斗不需要标注时间。对Charatan烟斗进行断代的方法是注意那些在Charatan经营年代所发生的一些细微变化。根据与时间有关的一些标记或斗嘴变化信息,我大致介绍一些基本的断代原则。这些断代方法只能判断大概或近似的时间,我也只能涵盖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Dunhill接手~1988年的J.B Russel时期的烟斗。由于我没有Charatan厂方的记录资料,我的断代原则只能根据我的记忆、在Prescott街工厂听说的故事以及我自己那么多年拥有的Charatan烟斗所作的近似时间推断,仅供参考。

对于战后至1960年间Charatan烟斗的断代主要参考以下几点:有无衬线字体的“CP”商标(如笔画开始、结束的地方有额外的装饰),有无标志Lane公司的字母“L”出现在锥形和早期马鞍型烟嘴上,有无著名的Double Comfor咬嘴。1960年以后的断代主要参考烟斗右侧的标记。(注:当年我只是一个20多岁爱好Charatan的女斗客,不是什么烟斗研究者。曾有人告诉我二战前的资料在老厂被炸毁时也跟着毁掉了,那时我对这些历史资料并不感兴趣。现在想想十分后悔,我没有珍惜当时的机会而让很多历史资料就此埋没了,我只能说:那时我还很年轻)。

二战后至1988年间,Lane公司的“L”标志可以在几乎所有出口到美国的Charatan烟斗上看到(虽然Lane在1960年才买下Charatan,但早在1955年Lane已从Wally Frank那里获得进口合约并开始进口Charatan烟斗)。如果锥形和早期马鞍型烟嘴上没有“L”标志,那有可能是非常老的二战前的产品,或许也可能漏打标志,这种事确实发生过,虽然没人知道这种漏打标志发生的频率,但我认为非常少。

包括创业初期在内的1955年以前的Charatan烟斗,在锥形和马鞍型烟嘴上都有着显著的衬线字体“CP”标志;1955年以及之后的烟嘴造型未变但是没有衬线字体“CP”;20世纪40年代至1958年,大写的印刷字体“FH”即“Free Hand”标注在嘴柄的左侧或右侧。问题是,虽然那时所有Charatan烟斗都是手工制作,但并非都有“FH”标志。

自1958年初期至1965年,在斗柄右侧或底部的大写印刷体“MADE BY HAND”取代了之前的“FH”标志,字体高度大约1毫米。

Double Comfort咬嘴自1960年开始使用至今,该咬嘴看上去像从一节马鞍型咬嘴3/4英寸处延伸出的另一段较薄的马鞍嘴,嘴柄底端是突起的圆形。最初的设计目可能是为了强化嘴柄并减薄咬嘴,同时也可能为了区别与其它品牌的烟斗而设计的独特造型,便于消费者识别。Double Comfort咬嘴可能是Charatan有史以来的最大的设计失误,咬嘴形状和舒适度一般因人而异,但咬嘴宽度却直接影响着抽斗的舒适性,较窄的咬嘴一般都会令人舒服,而宽大的设计受咬嘴厚薄的影响,如能做到足够薄那抽起来会很舒服,如果太厚就如同嘴里咬着一块木板一样难受。Double Comfort的设计可能是导致公司失败的原因,因为它不能提供消费者舒适的抽烟感受,消费者一旦体验过这种糟糕的烟嘴设计,一定不会再买第二只。

1960年之后,除非特别定制,Charatan不再生产锥形烟嘴的烟斗,但常规马鞍型烟嘴的烟斗还是有生产,这些烟斗一般都用“X”标记,这“X”标记有下划线的,有在一侧划线的,也有没有划线的,这些标记说明这只烟斗应该装配马鞍型烟嘴而不是Double Comfort。我把这种标记称为“Xline”标记,看上去是这样的:####X (#### 是一组数字,如4025)。

1965年后期,右侧的标记改为3行一组,第一行“MADE BY HAND”和第二行“IN”是大写印刷体,字体高度为2毫米比早期版本略大,第三行“City of London”是手写体,这种标记组合(MADE BY HAND IN City of London)只延续使用了6个月。
从1965年末直至1979年Dunhill接管所有业务,这个标记组合(Made by Hand In City of London)全部改为3行手写体“Made by Hand”
“in”
“City of London”。

在Dunhill购买了Lane公司之后,开始逐渐插手Charatan的业务经营,他们让Prescott街的老厂运营了一段时间之后,把所有的烟斗生产合并至Parker-Hardcastle老厂。Prescott厂在关闭之前继续生产烟斗的同时,Parker-Hardcastle厂也开始生产Charatan烟斗,这些烟斗都会打上号码和“D.C”标记,这个标记一般出现在烟斗的右侧。而Prescott街工厂生产的烟斗也会有随意打印的“D.C”
标记和号码,所不同的是这些标记很淡也不规则,甚至出现在烟斗的左侧和底部,我认为这种随意打印的标记是故意所为。Charatan的工人们非常讨厌Dunhill的强势作风,所以极不配合,我认为这是过渡期的正常反应。在我的收藏中有一只标记为2502 D.C的Charatan2号斗,本来应该属于Supreme,是Dunhill接管初期的产品,其中三个数字502(Dunhill要求必须打印)中的前两位数字不在一直线上,另外“D.C”
(也是Dunhill要求必须打印)标记也没有在一直线上且深浅不一,看上去非常奇怪,这只斗被定为“Special”级别而不是因该的“Supreme”,这对Dunhill来说是笔不小的损失。

Parker-Hardcastle工厂出产的Charatan烟斗上的号码和“D.C”标记打印得非常工整,老Charatan厂标有“D.C”的Charatan烟斗生产时间约为1978~1982或1979~1982年间,Parker-Hardcastle一直使用“D.C”标记直至1988年Dunhill卖掉了Charatan商标。


“D.C”有着几种含义,对于Parker-Hardcastle厂出产的烟斗意指“Fit with a Double Comfort bit”,对于Prescott厂出产的烟斗来说则是另外一种含义,一个Dunhill高管告诉我,这另外一种含义就是“Dunhill's Charatan”。以往的竞争恩怨就此了结,Dunhill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当然,那时的Dunhill只是众多企业集团中的小公司,但是。。。这个标记看上去是:2032 D.C。


之前的Charatan级别非常简单,到了疯狂的1965年末~1979年间,越来越多的级别出现了,所有这些多是为了赚钱:

Rough:该级别烟斗有着粗面斗柄和喷砂斗钵,开始生产于1930年,这种省时省力的工艺设计主要是针对那些不太好的产品。

Rarity:该级别烟斗的木纹还算比较好,只是有一些小瑕疵,通过对瑕疵部位的雕琢来遮盖缺陷,也算是一种节省工时的手段。

Perfection:该级别烟斗因不规则木纹而得名,事实上Dunhill的烟斗大多数都是不规则木纹,Dunhill把它们称之为“perfect pipes”,所以Charatan故意开了个小玩笑,它们常被染成胡桃色来突现本不突出的木纹。

Belvedere:该级别烟斗有着不太清晰的直纹,这是Charatan的低端斗,常被染成梅红色用以突现木纹。


注:“Perfection”在高级别烟斗中属于最低级别,一般染色,木纹与Dunhill Root同级,没有什么可多说的。Perfection的级别在Special之下,木纹一般比较浅和杂,这种定级似乎是对其它烟斗厂家的鄙视,尤其是针对Dunhill。竞争是很现实的,作为一个犹太移民Mr. Charatan必须直面当时残酷的竞争环境,Belvederes属于学徒级别的产品,工艺造型简单制作成本低廉,我几乎不把它们归为Charatan的级别之中,对于Charatan来说,它们相当于Dunhill的Bruyere级别,此外,也是Charatan用以培养学徒的练习产品。学徒们可以复制几种形制的烟斗,然后抛光和制作烟嘴,最后打上型号标记。其中好的作品可以被定级和出售,瑕疵品则被用于Rough的生产。

Special:该级别烟斗一般不染色或浅染色,木纹相对比较好,但不能算最好。

Distinction:该级别烟斗的木纹比Specials要好,但也不能算最好,通常这些斗利用浅染色来突出木纹。

Executive:该级别的烟斗名字用来象征上世纪末的城市执政官,烟斗的木纹要好于Distinction且不染色,1965年之后有些Executive级别的烟斗端面被雕刻成石楠根瘤外层树皮的形状。

After Hours:该级别的烟斗被引入市场时,其木纹级别等同于Selected,不染色,允许用小块木料,斗柄的一部分是用山羊角(后来改成塑料)材料并与斗柄螺纹连接。

Selected:该级别烟斗的木纹几乎是最好的,但还没达到完美的程度,不染色,精心打磨上光处理,这是你能见到的最好烟斗。虽然不经染色,但在抛光处理(内外都进行抛光)后,烟斗显得光亮、细腻和温润。该级别的烟斗虽还未达到Supreme的极至完美,但已然非常接近。

Supreme:该级别烟斗在那时有着最好的直纹,当然这只是相对于同时期的Charatan烟斗来说的,有时你会发现Supreme的木纹并没有比早期的Selected好,Supreme烟斗也是不染色的。

Selected和Supreme的界定通常是由工作室里的大师级技师所决定,有时这种决定稍有一些武断,但在大部分情况下,从上最后一道砂纸打磨工序开始已为大部分人所认可。比较痛苦的是,有些不可修复的瑕疵是在上最后一道砂纸打磨工序时才被发现。我就曾经见过一只烟斗,因为在最后一道工序被发现有瑕疵,被人从工作室中作为废弃物而扔出来,从Supreme降级为Special。我至今还保留着这只烟斗,可想而知,当时的这种痛苦和沮丧令我难忘。


从1965年末至1979年Dunhill买下Charatan这段疯狂时期,我看到其它高级别命名的出现如Coronation,Achievement,Crown Achievement,Royal Achievement 和 Summa Cum Laude。另外还有Freehand Relief级别的出现和低级别烟斗的重新调整,这些调整涉及Belvedere,Special,Freehand Relief和After Hours,Perfection遭到弃用。这些调整的目的是使产量不多的“高级别”烟斗Supreme卖得更加昂贵而已。

标有Charatan's Make和一个号码的喷砂斗是众所周知Rough中的一个版本,这些烟斗是由学徒们所生产,因为不够好所以没有被定级,但还是能正常使用。为了节约木料并提供给大众消费者使用,Charatan先手工加工成粗面,然后喷砂处理(为了规避Dunhill的专利,他们不能作简单喷砂处理,所以先加工成粗面造成不同的喷砂效果)。其它Rough会被打上之前提到的各种标记,但仍属于Rough,因为这些烟斗有凹陷或其它严重瑕疵。例如,我有一只Extra Large Made by Hand其端面有一个明显的瑕疵,否则将会是一只很漂亮的Oom Paul造型的烟斗,它被一个学徒加工成粗面并以低廉的价格卖出,如果没有这个瑕疵,它的级别应该是Special或更高,当然价格也要高得多。Rough绝对是老Charatan(在Dunhill收购之前)的低端斗,他们卖这些斗只是为了收回一些成本。

以下有关“正宗”Charatan和Charatan二线产品的信息只是我的个人猜想,自Lane把Charatan卖给Dunhill,把仅有的一家超越Dunhill的强劲竞争对手送入粗鄙的Dunhill之手后,我已不再购买Charatan烟斗。


一度曾有Charatan二线产品在Columbus, OH和其它地方销售。以前Charatan从来不做二线产品,如果一只烟斗不能达到足够好的级别(Belvedere或以上),它将被加工成粗面然后喷砂,以Rough出售。这些Charatan二线产品都是机制斗,完全不是Charatan的作品。我想这种情况可以用下面几个事实来解释:在1965年Ben Wade放弃烟斗业务时,Charatan买下了他的资产包括一些机制斗设备,但Charatan从未使用过这些设备,在Dunhill兼并了Charatan之后,他们同时也得到了这些机制斗设备,显然始终追逐尽可能的利润和寻找一切商机的Dunhill公司是不会遵循Charatan传统烟斗生产理念的,Dunhill曾经以Charatan二线产品的名义卖出了大量的三类斗。

我曾经被问及有关“正宗”标记的Charatan烟斗,显然这些烟斗都是Perfection级别的,从它们中的一个标记来看,应该是Dunhill购买了Lane因而兼并了Charatan之后的产品。需要记住并以此作为判断依据的是,老Charatan对于Perfection级别的定位,即高端级别中的最低级别,它们有着与Dunhill Root Briar一样好的纹路。Dunhill一直宣称自己的烟斗完美,所以Charatan借此对烟斗质量的衡量标准亮出了自己的尺度,当然在Dunhill买下了Charatan之后,他们弃用了Perfection级别而用其它代替。

(这篇文章的精简版曾刊登于Pipe Friendly, Vol. 3, Number 4, February, 1998)

分享到:

评论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