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界 - 烟斗爱好者之家! 烟斗界官方QQ群:423225050

QQ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罗密欧石楠发展历史——一家三代打造世界标准

罗密欧石楠发展历史——一家三代打造世界标准

  • 2015-12-25 21:38:19
  • 作者:独孤求败|
  • 来源: 本站原创 |
  • 人气
导读:众所周知,最适合做烟斗的材料是石楠木料。而最好的石楠则是罗密欧石楠。罗密欧是石楠的世界级标准。

众所周知,最适合做烟斗的材料是石楠木料。

而最好的石楠则是罗密欧石楠。罗密欧是石楠的世界级标准。

每当人们看见一幅惊世的油画,大概都会惊讶于艺术家的灵感乍现(有时候这种惊讶甚至会延续到几百年后的将来)。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却很少想起那无数个发明了帆布、色彩鲜明的颜料以及猪鬃笔刷的工匠们,正是有了这些人,艺术家们的天分才能在当时当地就立即展现出来。


今天,工匠们将一块块的石楠木雕刻成美观又实用的烟斗,对我们来说,在这拥有优雅曲线和弧度的烟斗中填入你所喜爱烟草并舒适地握着它,是如同人们对自己的双手一般熟悉的一件事。然而,我们要向您讲述的不是烟斗工匠的故事,而是一代代辛勤劳做着的人们的故事,这些人开发了一套石楠木收割运输系统,有了这套系统,就能将石楠从土中挖出然后运送到工匠手中并使得制作时髦的石楠烟斗成为一种可能。

这些勤劳的人们,他们在山上挖掘石楠根并且将其加工成大小统一的石楠木块,有了他们的劳动,才能让烟斗工匠们尽情挥洒他们的创意。

在十九世纪,法国的Saint-Claude,因木雕工艺师的辈出而闻名一时。这些工艺师都是在宗教解体并且当他们的天赋养成的时候,转行到其他有价值的行业的,例如成为食盐商户或从事制作蜡烛盒。他们中也有靠技艺用樱桃木、黄杨木、胡桃木和其他木材来制作烟斗的。

靠这些工艺师们的天赋外加一点运气,他们发现一种生长在地中海的娇小普通的树木具有用以制成烟斗的独特特质,这种植物名叫白石楠(Erica aborea)。这些植物的根部到树干之间会长出单个或多个的树节。这些树节通常生长在土壤的浅表层。由于许多山都是多石性的土壤且降水稀少,所以这些树木的生长速度十分缓慢,它们要花40年或更长时间才能长出一个中等个头的树节,花上100年或更长时间才能长出一个大个的树节。

然而如此缓慢的成长速度却产生了一片十分密集的石楠树林,这样使得长出的树节有着美观的木纹并且具有抗火性。

Saint-Claude和其他法国城市对白石楠的树节木材的需求开始于十九世纪50年代后期,与此同时,一个从石楠木挖掘到统一加工的石楠木材供应系统应运而生,并实现了许多烟斗制造商渴望从这新材料中获得利益的愿望。此系统从形成开始至今仍存在于世。

时光流逝…在从前,白石楠树的树节从未受到人们重视,然而随着它的用途不断地被开发出来,它的需求也日益增多。

于是,供应链就形成了。法国是供应链主要组成部分,甚至包括了科西嘉岛。这条供应链南起西班牙东至意大利,在沿着比较靠近地中海沿岸的石楠生长地带形成。之所以比较靠近,是因为沿岸的风力对这些娇小的常绿的植物种类来说太过强烈了。许多人举家迁移到那片地带,带着他们的财产和他们的法国方言,投入到石楠生产的工业中去,这些现象在今天仍然存在。

Romeo Filippo

70多年后,一个名叫Filippo Romeo,小名为Pippo的男孩出生在Melito de Porto Salvo的一个小城镇中,这座城镇位于远离意大利南方的卡拉布里亚地区,靠近Sicily。在14个兄弟姐妹中,他排行12。17岁时,他发现三件他愿意倾其一生去做的事。第一件,帮助他的母亲烘烤面包并拿出去卖;第二件,他非常喜欢踢足球并且踢得非常棒;第三件,他喜欢切割石楠。

1946年,他开始在一间工厂学习石南切割,一年后,他又到了他叔父 Vinci Dominico经营的一家共厂学习。

当时的石楠市场极度供不应求。他的叔父,Surfaro和Gulli经营的工厂,按照现代标准来说都算是极大的。在Calabria 的山里,他们有15个切割点,这些切割点都靠近树源,每个切割点都有五到六个切割石楠的工人。那么在Calabria区域和Sicily,就有大约75到90个切割师,每一个人处理约300到400公斤的石楠树根,粗略估计一下大约一天能切割450个石楠树节。每个工作点的工作都是将由挖掘者带来的石楠树根上的树节切割下来,将这些树节放在水里煮沸,然后进行烘干处理。

之后,所有的石楠从各切割点运往同一个地方,也就是Pippo成长并居住的那个村庄。然后每个月再从这里将一大箱一大箱的石楠运往英国和美国。(按平均每天82个切割师切割300公斤石楠树节,一年工作300天甚至更长时间,也仅仅能处理7,380,000公斤的树节,大约是16,327,434英镑)据Pippo说,那时有大约300个切割师在意大利工作。而今天,人数不到100 。

Pippo也在San Lorenzo工作过一阵子,那个地方距离Melito de Porto Salvo大约二公里,他在他兄弟Sebastiano开的一间名叫Eric的小工厂里干活。在意大利,家族产业一直是最主要的产业模式,过去是,现在仍然如此。

1945年的某一天,他的兄弟Benito找到了他,并向他宣布,他打算帮他们的母亲经营面包店的生意。在短暂的沉默之后,Pippo回答,“那么我就去从事石楠切割的生意吧。”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评定石楠木块。那时候的国际标准仍然沿用至今,但是主要是针对大型烟斗工厂的销售的标准。

这些标准基于三点:epesseur(厚度),hauter(高度) 和 longuer(长度)。这个标准适用于27个不同种类的石楠木, 其中有15个是适用于直条纹理和九曲纹理的。这个标准规定了每个袋子中每个种类的木块数量。每个袋子的块数会根据它们的大小而改变。

这一段时间连续的评定工作使Pippo学到了各种石楠木块的特性,它们的大小以及它们的价值。逐渐地,为了补充,他也开始学习一些切割方面的知识了。二年后 Pippo在评定工作上已经干得很出色了,但是在他将自己视为一个羽翼已丰满的切割师之前曾有过三四年时间,那段时间里他成了一名杰出的足球运动员。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工厂被迫关闭。战争之后,工厂又再一次开始运作,然而工厂的黄金时期已然结束了。许多工人开始自己做起生意,这当中就有Pippo。

他先是试着在意大利南部和一个合伙人一起做生意,但是在那里要找到好的树节是很困难的。那些大公司的需求十分巨大,已经耗尽了几座山上所有可供给的生长成熟的石楠树节。只需一两年的时间,那个合伙人就会明白他们无法在那里谋生。

Pippo问了他的叔父Vinci,他该如何是好。得到的答案是,“去阿根廷的torrente (Argentine河流域) 那儿。”那个地方在意大利西北部的利古里亚区。 Pippo开始试着在那块区域的不同村庄里创建他的生意,包括Albenga ,Molinidi Triora以及Badalucco。1969他在Taggia定居了,直到现在,那里仍旧是一个生意点。1965年到1980年间,他的事业达到了顶峰。在那段时间,他在一个地下室里造了一间三层楼高的大厂房,这个厂房不仅包括了工作室和储藏地窖而且还为大部份的工人提供了住宿。业余时间。他也会享受与他妻子Adalgisa的两个兄弟Domenico和Giuseppe在一起的短暂时光。

这个时候,Pippo就已经以他在石楠工业上的深刻造诣闻名于世,他始终如一地寻找着最优质并最有利可图的石楠木树节。

1969到1979的十年里对位于Varesi和Cantu(距离Taggia只三到四个小时的旅程)的烟斗制造工厂来说是很好的十年。这里面包括了像Brebbia,Castello和Savinelli这样的工厂。也包括了正在崛起的小型工艺商店。
Pippo的三个爱好分别是制作面包、切割石楠和足球。他至今仍喜爱它们并说:“我对自己选择这三样事情作为自己的爱好感到很高兴。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我仍会如此选择。”

第二代

Pippo和他的妻子Adalgisa育有三个孩子。他们的女儿Fortunata是一个物理治疗师,他们的儿子Concetto(Tito)是一个银行家,而最小的孩子,Dominico Romeo,小名Mimmo却想成为一名石楠切割师。Pippo曾为了寻找石楠树节而游历了许多国家,但主要还是法国、希腊、科西嘉和西班牙等国。Mimmo第一次同他父亲一起旅行的地点是西班牙,他现在也从事由他父亲创办起来的石楠生意,同他父亲一样,他将石楠切割视作自己的生命。对他来说,寻找质量上乘的石楠木材永远是一个挑战。

Mimmo也喜欢运动,尤其是排球运动,在排球场上,他可以既做选手又能做教练。但是由于他早年在父亲的石楠木工厂中受到的熏陶,那带有芳香气息的石楠木木屑,以及切割木材时所发出的嗡嗡声深深地感染了他。当他18岁的时候,Mimmo让父亲教他如何切割石楠木。父亲同意了。Mimmo也从他的叔叔Toto那学到了不少东西。叔叔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所以有更多的时间教Mimmo。Mimmo的父亲是一个严格的师傅,最后Mimmo从这虽然传统但却很好的教学方法中学到了很多东西。经过四五年的努力之后,父亲告诉他:“你已经成为一名职业的石楠木切割者了。”

现在,Pippo和Mimmo一起经营他们的生意,Mimmo正式掌管了整个运作,包括寻找大量可靠的石楠根货源。在阿根廷的山谷中有许多小村庄,这些村庄就坐落在有着陡峭且狭窄山路的山坡之上,就如60年前一样。在那些日子里,许多人将挖掘石楠木作为他们的第二职业,因为报酬相对比较令人满意。
Pippo教会这些强壮的工人如何用合适的斧子去清除石楠木上的碎石子。他们清除得越干净,他们的报酬也就更高。

Mimmo说:“现在,石楠树节越来越难买到了。不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树节。树节就在那儿,但那些进到山里面挖石楠的工人越来越老了。而现代的工厂付给年轻工人的工资太高,我们承担不起,在这点上没有竞争力。此外,年轻一代正逐渐离开小山村并迁往更大的机遇和薪资更优厚的城市中去。”



十年前Mimmo又一次开始寻找可靠的石楠木货源,一个能严格保证产出量的货源才是他想要的。现在,在意大利有二个他信赖的供货中间人。其中有一个他尤为信任。这个中间人从个体的挖掘者手里将石楠木买下,并以日产出支付现金。新挖出来的树节要一直被存放在地窖里,这样可以保证他们是湿润、新鲜并且是“活着”的,直到积满一货车的量才一起被运往Taggia。存放石楠树节的地窑在正常情况下需要每两个月浇灌湿润一次。每个窑大约存放200到500公斤的树节。

当加工后的石楠木出货量开始降低的时候,Mimmo就打电话给中间人并且预定一次原木的送货。到时候通常可以得到大约5,000 公斤的树节。

原木送到Taggia的时候,是被白色的石楠树树枝包裹着并且是湿润的。Mimmo需要按货物的重量支付一定的送货费用。如果货物中含有太多的泥土和石头,他就会做一下纪录,那么下一次运输的总重量中就会减去这些泥土和石头的重量,这样他就不必承担泥土和石头的运输费了。他和所有的横穿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中介人一样,都有相似的工作安排。在法国,他自己联系开采商开采石楠根,有时候也会有朋友和家人前来帮忙。

石楠木开采不分季节,一整年都能进行,但是到了夏天,开采工就会转而去开采其他的木材, 像软木什么的,所以到了夏天,石楠木开采就不得不中断了。体积和送货的次数以Mimmo实际切割的体积为基础。他切割的时候, 可以一天处理300到400公斤的石楠,有时候,他父亲也会来帮忙。这样的话他一年总共可以处理大约72,000到96,000公斤的新鲜石楠树节(约158,000到211,000磅)。

那个时候,所需的石楠原木来自意大利 (20%) ,西班牙(60%) 和法国, 包括科西嘉岛 (20%) 。运输12,000公斤的石楠原木总共需要大约30天稳定的工作时间才能处理。在过去,运输的体积更大,因为石楠木更干净,这多亏了他父亲对挖掘者得法的训练。今天,送来的石楠木会夹杂着许多不必要的泥土和碎石。
树节需要放在特制的地窖内进行保存。地窖环境必须阴暗潮湿,还要有不断流通的新鲜空气。石楠堆的高度大约在三尺左右而且需要每天浇水以保证新鲜度并保证它们是“活着”的。虽然地窖要保持阴暗,但也需要一点光线进入以使石楠树节发芽。

Mimmo说:“发芽是好事,那说明这些木材还‘活着’。当这些芽死了,树节也就从它的外层开始‘死’了,一个树节的外层部分是人们最想要也是最喜欢的部分。也有一些树节彻底‘死’了,但是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不大。”


Mimmo经常出货,所以在他的地窖里没有加工过的石楠树节的储存时间不可能超过二个月。石楠树节在地窖中存放约五、六个月就会造成重大的损失。它们的外层会变成黑色并且逐渐向内扩散。树节也可被储存在粗麻布袋中。但却从不使用塑料袋。Mimmo说:“把新鲜的树节放入塑料袋子中二到三天,它们就会变得很难闻,这些死了的树节结果只能作为木柴来使用了。”

他买的树节中,每1,000个中就有700个是豪无价值的,只能当作木柴;其余300个可能具有制造成烟斗的潜质。

在这300个中,大约有210个能被送往烟斗制造厂并且里面也许只有90个能被制作出高等级的烟斗。显然,这整个的运营系统都仰赖了烟斗厂的财政健康。如果财政收支不平衡,那么符合烟斗制造工匠需求价格的木材是不可能存在的。
在锯子成为石楠切割使用的主要工具前,人们一直使用的是斧子,人们手持斧子砍断树根,然后切下树根下面的树节,并把夹杂的石头和其它杂物一一清除。这就是“旧的教学方法”,Mimmo父亲教他的方法,但这也是很实用的方法。切割石楠时,切割师都是徒手进行的。夹杂的石头常把他们的手弄伤。

那些石头也会损坏50公分长的(大约20英寸)、有弹性的、高速运转的锯刀,所以每次切割前都要把刀片重新磨锋利。在以前,这得花上半小时或更多的时间来磨刀。而现在,磨刀都是机器来做的。二、三个月内,这些刀片的直径就会由于频繁地磨锋而缩短,当它们比锯刀架还短的时候,就报废了。观察树根上的树节的最佳时间是将树节分开的那一瞬间。它的表面的纹理只有把树节一个一个分开的时候才能看到。正因为如此,第一次的评定才尤为重要。

Mimmo每次都是把树节分开,观察它并且立即评定等级。一旦评定了等级,在整个处理过程中每个等级都不再改变并且不同等级分开处理。它们用不同的特殊绳子系好以区分它们的等级,每块都有一个特殊的识别码。

每个石楠木树节都是不同的。数年的经验教会这些切割师从哪里下手能切出最好的石楠木块——将一大块树节所包涵的质量最上乘的那一小块给切割出来。错过那“最好”的选择虽然能切割出相同数量的石楠木块,但是在市场上售价可能要低掉一半。

当充足的木材切割好后,就要把它们放在一个大桶中的煮沸。用废弃石楠做的“火柴”作为燃料。在那一炉最后一块石楠木切割好到将他煮沸之间,Mimmo通常要等上12天左右的时间。他通常每一炉都要煮上12小时以除去其中的单宁酸。他说煮沸的精确时间不重要,但是,木块从水中拿出的时间点尤为重要。木材在水中一定要够凉了才能用手拿出。如果暴露在外面的温度太热的话,他们就会碎裂。如果拿出的时候太凉了,它们就没办法被完全弄干。煮好并且拿出后,这些木材就被重新放回原来的阴暗潮湿的地窖中。而剩下的含有单宁酸的水就得处理掉。

木材烘干的处理过程必须很小心地进行。烘干木材的时间长短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温度和湿度。通常,送往烟斗制造工厂的木材要经过二到三个月的时间才能烘到半干。最好的木材的烘干时间要经历七个月到一年时间,或一直到它们能被使用了才行。“当它们烘干的时候,它们会发出一种清脆的响声就好像它们在一起鼓掌一般。”Mimmo说。

在烘干阶段,所有的石楠都套着一个模子。如果麻布袋足够潮湿,均匀搬动的时候,这些模子就不会逃出来。然后,那些麻布袋会被搬到地窖中稍微干燥点的地方以保持一个缓慢的、稳定的干燥过程,当然这样也能防止木块破裂。尽管做好每个防范措施,这些木块中还是有2%~3%会破裂。这使得更多潜质好的烟斗材料成了木柴。什么是高质量的树节? 对于石楠切割师来说,它们应该是圆型的,表面几乎没有夹杂泥土和碎石,并能以最大程度上减少浪费的方式来切出木块。

石楠木产地的重要性不如石楠切割师的好坏那么重要。一旦木块被切好、煮过、烘干并且穿好外模,通过观察来辨别这块石楠木的好坏几乎是不可能的。当被问及有关“死去的石楠树节”的时候,他的回答带有一点吃惊和一点困惑。“我尽我所能地努力工作以保证我的树节“活着”,为了保证它们在被切割时自身能保持着最高的质量。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对付那些已死去的树节。他们会在锯子的刀锋之下崩溃。”

那么树节的产地对它质量的影响有多么重要?Mimmo说:“树节的产地不如切割师以及与你是否相信他的能力以及判断力来的那么重要。有一度Tuscany的石楠木被认为是高质量的,但是我再也不会在那里买了。当我观察这些树节的外层的时候,我发现法国和科西嘉岛的树节比它们个大而且颜色也更丰富。但是一旦来自各地的石楠木经过处理变成可以用来加工的干木块后,基本上也就不可能说出它是来自哪个国家或那个区域的了。来源不重要,重要的是切割师和切割师判断出的等级。”

一个使得Mimmo和他的工匠客户变得著名的原因是他掌握了旧的处理方法但是却不被它们限制。如果一位工匠在形状或纹理的方面有特殊要求的话, Mimmo都会试着尽量去满足他的要求而不是耸肩说到:你想要的都在袋子里,就这点,没有了。

未雨绸缪,Mimmo现在正在寻找石楠的其他用途。一个计划是将它们制成具有用以制作木管乐器的木材。那些使用过用这种木材制作的乐器的艺术家们都无不惊讶于石楠木生产的音乐质感。

然后他还会用小片的石楠木用以制造例如钥匙链的装饰和钢笔什么的小物品。此外,他现在正在学习用石楠木制作烟斗。许多年前,当Mimmo刚开始他的石楠木切割练习的时候,他就想要学习制作烟斗了。他的父亲反对他,希望他能全身心投入到石楠切割的学习中去。最近他对于制作烟斗的渴望又回来了。Mimmo说:“现在是时候让我也慢慢地成长了,慢慢地学习制作高级烟斗。”他的进步是显著的,丹麦的烟斗制造师Teddy Knudsen帮了他不少忙,Teddy在山村附近有一座避暑的房子,他们常在房子里交流制作烟斗的心得。Mimmo也从自己的客户那儿也得到一些建议,这些客户中包括一些当今重量级的烟斗制造师。

Mimmo说:“我从父亲和叔叔那儿学到了传统的切割石楠木的方法,如果旧的方法是正确的,那就仍然遵循。如果它们是错的或局限性太强而无法满足当今的市场需要,那就得改变。现在仍然有很多东西要学习,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为什么一座山上的石楠树节比另一座的好那么多,相似的山又是怎么样的呢?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做,红色石楠木块总是很易弄碎? 父亲告诉我,不要使用发红的石楠木。我尝试过,结果证明他是正确的。但是我知道有时候这也不是绝对的。”

现在烟斗制造的先驱们仍在不停的进行着改革,像Mimmo这样的石楠木切割师或许可以帮助他们攻克新的领域。之所以他能做到,是因为他会向旧方法挑战,保存所有适合当今竞争需要的技术并且时常为了生产出更好的产品而努力奋斗着。除此之外,他还很乐意从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烟斗客那儿知道他们从他的成就中能享受到什么和受益到什么。

分享到:

评论


最新更新